推荐三本现言甜宠文,郡主招惹良家美少年,心狠手辣少女遇上嚣张跋扈王爷

《掌欢》作者:冬天的柳叶
简介:骆三姑娘仗着其父权倾朝野,恃强凌弱、声名狼藉,没事就领着一群狗奴才上街。对清阳郡主来说,这种人敢在她面前撒野,她伸根手指头就弄死了。直到她睁开眼,发现自己叫骆笙。
骆笙没有躲。她可以躲的,但仓皇躲避总显得有些底气不足。她倒要看看这个男人想干什么。那只修长的手停在眼前,挡住眼睛以下的部分。他的手与她的脸隔着一寸,她却能感觉到对方掌心传来的热度。那是另一个人的体温。
卫晗开了口:“那个晚上,我看到的就是这双眼睛。”如此笃定,如此平静,因而激起骆笙几分恼火。她别开脸,淡淡道:“既然是晚上,光线定然不佳,再说一双眼睛又有何特别?王爷自信不会认错?”卫晗凝视着那双眼,道:“不会,因为骆姑娘的眼睛很特别。”“特别在何处?”骆笙冷冷问。“特别好看。”骆笙滞了一下。
若非对方语气十分认真,她还以为是在调戏她——不对,是调戏骆姑娘。好看的这双眼睛是属于骆姑娘的,与她无关。这般一想,骆笙心头产生的那一丝比发丝还细的异样立刻烟消云散,只剩下冷硬。而卫晗则接着道:“眼中好像盛了光,明亮又冷静,令人望之难忘——”
“够了——”骆笙打断卫晗的话,嘴角噙着讥诮,“王爷再说下去,我可能会误会的。”卫晗认真道:“骆姑娘不要误会,我只是如实说出所见。”他看着她,再次以肯定的语气道:“那晚我见到的就是骆姑娘。”
骆笙陷入了长久的沉默。她当然可以继续否认,然而话已经说到这里,一味否认只会落了下乘。开阳王承诺不揭发她是刺杀平南王的歹人,说到底是她欠了开阳王一个人情。开阳王不是她什么人,帮她不是理所当然。
沉吟一阵,骆笙开了口:“王爷可否记得我答应赠大白之血时说过的话?”“记得。骆姑娘说让我以后帮你做件事。”骆笙笑了笑:“现在我想到要王爷做什么了。”“骆姑娘请说。”卫晗面上平静,一颗心微微提起。面对这个精灵古怪的少女,他不得不做好被坑的准备。
“请王爷收起你的好奇心,并对这一切守口如瓶。”骆笙看着卫晗,一字字道。公平交换,童叟无欺,这样正好。她笃定对方会答应,谁知相对而坐的男人却摇了摇头。他说:“我不答应。”骆笙眯眼,按捺住拍桌子的冲动。明明是他赚了,竟然不答应。这个男人能不能用理智克制一下该死的好奇心?
卫晗深深看了骆笙一眼。骆姑娘好像生气了。骆笙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,压下火气:“王爷不觉得这样很划算?”卫晗笑了:“对我很划算,对骆姑娘来说不划算。这不是一笔公平的交易,而我没有占女孩子便宜的习惯。”
书评:这部小说是和《韶光慢》很相似的小说。女主同样是重生复仇,同样各有惊人本事,同样是有个李神医,同样有逗趣的丫鬟下属。不过,《韶光慢》的男主是女主前身的丈夫,《掌欢》的女主则不是重生在当下而是到了十二年后。在完结的时候,作者也说了《掌欢》的灵感来自《韶光慢》,想着《韶光慢》中一个身份为锦麟卫指挥使之女的女配,就想如果这个女配重生了或者一个懂事明理的女孩子成为了她,似乎也是个挺有趣的故事。与《韶光慢》后面看不下去不同,这篇小说我看的很舒服。

《掌欢》作者:冬天的柳叶
简介:骆三姑娘仗着其父权倾朝野,恃强凌弱、声名狼藉,没事就领着一群狗奴才上街。对清阳郡主来说,这种人敢在她面前撒野,她伸根手指头就弄死了。直到她睁开眼,发现自己叫骆笙。
骆笙没有躲。她可以躲的,但仓皇躲避总显得有些底气不足。她倒要看看这个男人想干什么。那只修长的手停在眼前,挡住眼睛以下的部分。他的手与她的脸隔着一寸,她却能感觉到对方掌心传来的热度。那是另一个人的体温。
卫晗开了口:“那个晚上,我看到的就是这双眼睛。”如此笃定,如此平静,因而激起骆笙几分恼火。她别开脸,淡淡道:“既然是晚上,光线定然不佳,再说一双眼睛又有何特别?王爷自信不会认错?”卫晗凝视着那双眼,道:“不会,因为骆姑娘的眼睛很特别。”“特别在何处?”骆笙冷冷问。“特别好看。”骆笙滞了一下。
若非对方语气十分认真,她还以为是在调戏她——不对,是调戏骆姑娘。好看的这双眼睛是属于骆姑娘的,与她无关。这般一想,骆笙心头产生的那一丝比发丝还细的异样立刻烟消云散,只剩下冷硬。而卫晗则接着道:“眼中好像盛了光,明亮又冷静,令人望之难忘——”
“够了——”骆笙打断卫晗的话,嘴角噙着讥诮,“王爷再说下去,我可能会误会的。”卫晗认真道:“骆姑娘不要误会,我只是如实说出所见。”他看着她,再次以肯定的语气道:“那晚我见到的就是骆姑娘。”
骆笙陷入了长久的沉默。她当然可以继续否认,然而话已经说到这里,一味否认只会落了下乘。开阳王承诺不揭发她是刺杀平南王的歹人,说到底是她欠了开阳王一个人情。开阳王不是她什么人,帮她不是理所当然。
沉吟一阵,骆笙开了口:“王爷可否记得我答应赠大白之血时说过的话?”“记得。骆姑娘说让我以后帮你做件事。”骆笙笑了笑:“现在我想到要王爷做什么了。”“骆姑娘请说。”卫晗面上平静,一颗心微微提起。面对这个精灵古怪的少女,他不得不做好被坑的准备。
“请王爷收起你的好奇心,并对这一切守口如瓶。”骆笙看着卫晗,一字字道。公平交换,童叟无欺,这样正好。她笃定对方会答应,谁知相对而坐的男人却摇了摇头。他说:“我不答应。”骆笙眯眼,按捺住拍桌子的冲动。明明是他赚了,竟然不答应。这个男人能不能用理智克制一下该死的好奇心?
卫晗深深看了骆笙一眼。骆姑娘好像生气了。骆笙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,压下火气:“王爷不觉得这样很划算?”卫晗笑了:“对我很划算,对骆姑娘来说不划算。这不是一笔公平的交易,而我没有占女孩子便宜的习惯。”
书评:这部小说是和《韶光慢》很相似的小说。女主同样是重生复仇,同样各有惊人本事,同样是有个李神医,同样有逗趣的丫鬟下属。不过,《韶光慢》的男主是女主前身的丈夫,《掌欢》的女主则不是重生在当下而是到了十二年后。在完结的时候,作者也说了《掌欢》的灵感来自《韶光慢》,想着《韶光慢》中一个身份为锦麟卫指挥使之女的女配,就想如果这个女配重生了或者一个懂事明理的女孩子成为了她,似乎也是个挺有趣的故事。与《韶光慢》后面看不下去不同,这篇小说我看的很舒服。

《墨桑》作者:闲听落花
简介:李桑柔在城楼上看着才华与财富并重的队伍慢慢走远,看不到了,满足的叹了口气,转身往楼下走。“对了,”孟彦清一拍额头,“骆帅司让我问问,中午的宴席,咱们去不去?”

“不去。”李桑柔一句不去干脆直接,随即顿住步,看向孟彦清,“要不,你去?”“我不去!”孟彦清立刻摇头,“我年青的时候,这样的宴席也多,都是应酬,瞧着这个的脸,看着那个的脸,一眼没看到,就得罪人了,不去!”

“下午说是黄祭酒讲学,说是讲什么解什么经什么的不一样。”大常闷声道。“学而篇理解之南北差异。”孟彦清把大常的什么什么和什么补全了,“要连讲一个月的学,说是尉四太太她们,都要上去讲一场,全是这种,哪一样学问南北之差异。

“这是骆帅司提议的,这老家伙,猴精猴精的。“这讲学的事儿,他提前两三个月,就花了钱印到晚报上了。“这一个南北之不同解说,但凡江南的学子士人,能不听听么!“这事儿让他搞的,他这豫章城,眼看要成了江南学问之地了!”孟彦清啧啧有声。

“能不能成江南学问之地不敢说,不过,钱是赚足了。“你看看这一年,这豫章城从邸店到卖洗脸水的,家家户户都挣了不少钱。”李桑柔下了城墙,沿着还充满着兴奋气息的街道,悠悠闲闲往前走。

书评:本书是本人目前为止,在起点女频读到的立意最高的一本书,充满了人性的关怀,其中的一些事例,放到现在社会都值得思考。故事性很强,闲听落花的文笔和遣词用句特征也很鲜明。或许一个个小人物身上所发生的事会让人憋屈,但女主从不让读者感到憋屈,是我心目中真正的大女主文。虽然有cp,但这个cp不像一般所谓的大女主文那样男主扶着女主走,而是塑造了众多重要男性角色,基于女主的强大个人魅力,这些重要男性角色都跟随女主走,但绝不是天下男人都爱我的玛丽苏文。

《一笙有喜》作者:鱼不语
简介:宋喜垂着长长的睫毛看调料盒,姜嘉伊的笑脸就近在咫尺,她沉默数秒,声音嘲讽的说道:“真是虎落平阳被狗欺啊,你爸才刚升,你就这么招摇,忘了当初你们全家在我们面前点头哈腰的时候了?”
姜嘉伊没想到宋喜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,原本是她想站在高处踩人,如今被别人踩了软肋,她顿时翻脸,瞪着宋喜说:“你骂谁是狗?你现在就是一只丧家犬!还做梦你爸能从里面出来?我告诉你,不可能了!”
每个人都有软肋,宋喜的软肋就是宋元青,她知道宋元青平安无事的几率基本为零,但她受不得别人把她的自欺欺人给戳穿。早就忍了姜嘉伊半天,这会儿宋喜本能的抄起手边东西,直指姜嘉伊的脸,姜嘉伊吓得瞪大眼睛,瞳孔骤然缩小,宋喜后知后觉,慢半拍才发现她手里面握着一把水果刀。
拿就拿了,宋喜指着面色煞白的姜嘉伊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闭上你的嘴巴,你应该知道我是干嘛的,我不介意给你整整容,让你的脸跟你的心更配一点儿。”
书评:宋喜听着身边人用‘横行霸道’‘一手遮天’甚至是‘六亲不认’这样的字眼形容乔治笙时,她在心中淡定的想到:嗐,我老公嘛。乔治笙听着身边人用‘白衣天使’‘最美医生’甚至是‘心慈面善’来形容宋喜时,他在心中冷静…

  • 相关文章

  • 重生男主是小兵的小说推荐,超高智商爽点很足,最终争霸天下
  • 女主会读心术的言情小说,一眼看穿男主心思,意外发现他的爱~
  • 师姐师弟恋爱的古言,欢乐修真降妖伏魔,男主可是忠犬十分粘人呢
  • 仙武类诸天无限流小说推荐,穿梭法宝在手,任由男主遨游!
  • 三本大叔文推荐,年龄差真的很甜,男主十分宠溺女主~